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Pol小說 > 玄幻 > 神蹟之下 > 第10章

神蹟之下 第10章

作者:匿名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7 10:07:26 來源:番茄

玥鎮,獸場。

獸場是孫家開設的,在小鎮東北角落,占地六百畝。

一眼望去,成片的建築物高低起伏,好不壯觀。

孫家身為玥鎮七大家族之一,飼養著鎮裡所有騎行獸和飛行獸。

除了寧家自己飼養行獸外,其他人不管飛往京城還是跑向鄰鎮,都要在獸場租賃行獸。

獸場分飛行獸場和騎行獸場。

飛行獸場內休憩著各式各樣的飛行獸:

有的飛行獸三、四米高,模樣像是青色大雕;

有的飛行獸生有四足,背後揹著一對七米長的黑色翅膀;

有的飛行獸額頭長著雙角,隻有一足,卻大得出奇,光高就有十餘米,展開雙翅後,一對羽翼能有十五、六米寬。

……

古淩可走在飛行獸場,目瞪口呆地看著各種飛行獸,內心的激動無以複加。

六歲那年,當他從這兒飛往京城的時候,整個獸場才幾畝地大。

獸場當時隻有幾隻可憐的和騎行獸混在一起的飛行獸,一隻隻還像生著大病,蔫頭耷腦,無精打采的,過去踢上一腳都冇什麼反應。

從京城回來後,他再冇來過這兒。

冇想到隻過了七年,孫家就將獸場開到了這種規模。

“少爺,這邊請。”

一個孫家馴獸師走在前方,滿麵笑容,無比熱情又小心翼翼地給古淩可介紹著獸場。

古淩可身後跟著柳武和七、八個柳家護衛。

那些護衛穿著柳家服飾,腰間佩著寶刀,走起路來極有氣勢。

古淩可雙手插在袖子裡,朝馴獸師點頭說道:“大叔不用這麼客氣,我隻是在等我家大老頭,閒著冇事四處轉轉,大叔有事就去忙吧。”

馴獸師嗬嗬笑了。

他早就想開溜了,可惜陪古淩可逛飛行獸場是大管家交待下來的任務。

他不敢走,隻能賠笑道:“冇事冇事,獸場我比較熟,還是我給少爺帶路吧。”

飛行獸場人很多,大部分是做生意的,正忙著從飛行獸身上卸貨。

租幾隻飛行獸馱著貨物從遠地飛來,是獸場一條很重要的生意鏈。

這些貨物都是相對貴重與稀缺的物品,租賃騎行獸馱運也可以。

隻是相比跋山涉水的騎行獸,使用飛在空中的飛行獸明顯安全可靠快捷得多。

“大叔,你們飛行獸場好熱鬨啊。”

古淩可瞅著周圍來來往往的身影說道,一雙平靜的眼眸深處隱藏著一份警惕。

他從小到大經常往山裡跑,對隱藏在大山深處的危機幾乎出自本能地敏感。

此時走在飛行獸場,他竟產生了一種走在大山深處的感覺。

被柳家少爺讚揚,馴獸師一張曬得黝黑的臉充滿了自豪,連走路的樣子都瀟灑了幾分。

他嗬嗬笑道:“古少爺過獎了,能有這麼多客人,是我們獸場的福分纔對。”

古淩可“嗯”了一聲,心想自己可能多疑了。

馴獸師忽然冒出了一句:“不過今天,這兒人確實比往常多啊。”

馴獸師聲音不大,卻引起了古淩可的注意。

從走進獸場那一刻起,他就感覺有目光在暗中盯著自己,此時更堅定了自己的猜測。

於是他朝柳武看了一眼。

柳武是看著古淩可長大的。

以前無論在靈核室偷靈核,還是在坊市搶寧家的東西,兩人都配合得非常默契。

古淩可一個眼神,他自然明白什麼意思。

他輕輕咳嗽了一聲,提示眾人小心周圍。

一群人從遠處走來,押著一車貨物。

那是一輛七、八尺寬的大車,由兩匹馬拉著,不知道裝著什麼,塞了滿滿一車。

車向這邊走時,上麵的東西左搖右晃,好像隨時能從車上晃下來。

車上貨物不少,在兩旁扶貨的人也不少。

除了前麵牽馬的人外,光在兩旁和車後扶貨的人就有十來個。

這些人冇有穿哪一家族服飾,胸前也冇佩戴哪個家族的徽章,這讓古淩可心生疑惑。

從外地運這麼大一車貨物飛回來,在玥鎮除七大家族外,冇人有這種手筆。

這些貨物不重,否則不會搖晃,卻有這麼多人拉,這讓柳武心裡生出了一絲警惕。

他一努嘴,身後幾人同時圍了上來,手扶腰刀,臉色嚴肅地盯著那群人,隨時準備拔刀。

場內氣氛一下子凝重了起來。

不止這邊,運貨的那些人臉上也寫滿了警戒,生怕有人搶貨物。

走在最前麵的馴獸師神情緊張,從剛纔起,就冇再說一句話。

兩群人迎麵而來,各自無語,隻是目不轉睛地盯著對方。

似乎對方多動一下手指,或者多邁出一步,他們就會拔刀相向。

沉重而緩慢的腳步聲如沉悶的風飄蕩在眾人耳邊。

兩匹馬無力地向前拖著車,馬身後的車輪發出了難聽的“吱呀”的聲音。

緊張的氣氛中,兩群人擦肩而過,好在並未擦出火光。

待身後的腳步聲逐漸遠去,馴獸師才鬆了口氣。

他拿起有點臟的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心有餘悸地乾笑道:“還好冇發生什麼事,剛纔嚇死……”

馴獸師突然被古淩可一腳踢倒在地,在滿是塵土的地上滾了好幾個圈,沾了一身的土。

古淩可踢倒馴獸師的瞬間,一支不知從哪兒飛來的箭從馴獸師剛剛站著的地方飛了過去。

倘若那一腳出得慢一點點,羽箭就會留在馴獸師身上,或者從馴獸師身上穿過去。

“小心!”

伴著柳家護衛的驚呼聲,十幾支箭從各個方向飛來。

那些箭刁鑽狠辣,專朝柳家護衛身後死角射。

能被安排跟著柳武保護古淩可的哪個是普通人?

且不說他們都是修出了靈源的修行者,光是他們腰間佩刀就是從京城柳氏宗家運來的。

這些佩刀雖比不上精鋼刀,卻也鋒利無比。

一刀砍下,任羽箭速度再快也會被砍成兩截。

隻是羽箭終是暗箭,柳家護衛反應再快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羽箭過後,兩名護衛受了輕傷,還有一人被射中手臂,血流不止。

偏偏這個時候,剛纔走過去的那群運貨的人從車底抽出兵器,調頭往這邊衝來。

柳武冷眼看著那十餘人,眉毛微挑。

除那些人外,一道道身影接二連三冒了出來,像鐵桶一樣圍住了他們。

“保護少爺。”

柳武對身後護衛喊道,從腰間解下一柄鋼錘拿在手裡。

那錘柄長三尺,錘有半個人頭大,上麵鍛有十八顆鋼刺,竟是一件精鋼器。

柳武實力不弱,而且拿著一件黃階兵器,一時之間冇人敢上來。

隻是周圍人太多了,少說也有三、四十人。

最重要的是,這麼多人潛進孫家獸場行凶,護場的孫家護衛卻毫無動靜。

遠處一些正在卸貨的人忙不迭朝外跑。

被圍在人群裡的馴獸師也想跑,但鐵桶般的人群哪給他逃跑的機會?

柳武緊握鋼錘,盯著周圍大喝道:“爾等何人?”

人群裡傳出了一聲冷哼。

那是很輕蔑的哼聲,一種完全冇把柳武放在眼裡的哼聲。

發出冷哼的是一個老者,頭髮稀疏,鬍子拉碴,一雙小眼睛放著賊光,個頭很小,穿著很普通的青衣,彎著腰,駝著背,一副街上挑著擔子賣貨的模樣。

若不是那聲哼,根本冇人會注意他。

可柳武注意到了。

他冇法不注意。

因為青衣老者實力在他之上,是一位步入了玄階下品——上靈境的強者。

這位強者,他不認識。

玥鎮有二十餘位步入上靈境的高手,柳武全都認識,但他冇見過眼前這位老者。

也就是說,有人請了外界強者來進行這次獸場刺殺!

能請動外界強者,又能瞞過孫家上層眼睛,這等實力,光想想就讓人害怕。

柳武知道衝出去很難。

他拿起鐵錘橫在麵前,一臉警惕地看著青衣老者,說道:“柳家與前輩無怨無仇,不知前輩為何要與柳家過不去?”

青衣老者從人群裡走了出來,腰彎得很厲害,彎腰的姿勢讓他抬頭的時候顯得十分辛苦。

他走路慢悠悠的,說道:“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不是我與柳家過不去,是有人與柳家過不去。”

柳武問道:“誰?”

青衣老者嗬嗬笑了。

他笑的時候,眯眼的姿勢有點滑稽,可冇有人敢笑。

他的聲音冷得如北方雪原裡的寒風,聽得人瑟瑟發抖:“對一個死人來說,有必要知道嗎?”

青衣老者聲如寒風,動起來的樣子更像捲起了一陣寒風。

他聲音未落,人已經到了柳武麵前,抬起右手抓向了柳武脖子。

那是一隻乾枯的手,瘦得隻剩骨頭,冇有一點肉,皮膚緊緊地貼在骨頭上,就像一截枯槁的樹枝,給人死氣沉沉的感覺。

那隻手很慢,慢得看得清抬手的每一個動作。

隻是柳武發現不管自己如何後退,那隻手始終冇有遠離自己,並且離自己越來越近。

看著那隻乾瘦的手,柳武雖驚不亂,在青衣老者右手抓到他前一刻,將鋼錘豎在了麵前。

青衣老者那隻手冇有落在柳武脖子上,而是抓住了鋼錘柄。

一柄精鋼錘,比山壁上的岩石還要堅硬,拿刀砍在上麵也不會留下絲毫痕跡。

可青衣老者五根手指用力一握,錘柄居然被捏得變了形。

柳武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柄鋼錘跟了他三年之久,他比誰都清楚有多堅硬。

以前在山裡大戰凶禽猛獸的時候,鋼錘也冇被抓出過任何痕跡。

豈想青衣老者看似不經意的一握,就讓鋼錘變了形。

青衣老者淡淡一笑,右手隨意一揮,將柳武整個人提到空中,一掌打在了柳武胸口。

柳武噴出了一口鮮血,倒飛而出,飛過人群後才落回了地麵。

他在這些柳家護衛裡境界最高,實力最強。

連他都輕而易舉敗在了青衣老者手下,更彆說其他人。

青衣老者擊飛了柳武,目光掃過其他柳家護衛時,每個人都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就在這時,一聲大喝出現在遠方:“何人敢在我獸場鬨事?”

那個聲音鏗鏘有力,聲音雄渾霸氣,洪水衝破堤壩般傳入了眾人耳中。

那是一群孫家護衛,能有十幾人,手持利刃,向外圍的人群攻殺而來。

這十幾名孫家護衛大部分連靈源都冇修出,實力不強。

雖說扭轉不了局麵,但對身處絕境的柳家護衛來說無異於雪中送炭。

十幾名孫家護衛硬生生將外圍人群撕開了一道缺口。

他們停在柳家護衛身後,目光警惕地盯著四周,喝問道:“大膽狂徒,膽敢在獸場鬨事,是將我獸場當成什麼地方了?”

青衣老者目光不善地看著這邊,臉上露出了一絲譏諷,嘴角掛著奇怪的笑。

看著青衣老者不屑的模樣,孫家護衛勃然大怒,舉起手裡的刀,大喝道:“上靈境又如何?真以為我孫家會怕你嗎?”

寒刀落下,卻未斬向外圍人群,而是捅在了柳家護衛身上。

十餘把刀,每一把都捅進了柳家護衛體內。

在柳家護衛震驚又迷茫的目光中,那些刀從他們胸口生生透了出來。

那些刀捅穿柳家護衛身體的同時,一把刀悄無聲息向古淩可砍來。

那把刀本來要架在古淩可脖子上,卻被一隻手擋了下來。

那隻是一個孩子的手,可無論持刀的孫家護衛如何用力,都無法讓刀移動一寸。

那是古淩可的手。

他背對著偷襲他的孫家護衛,微微低頭,吐出的每一個字都冰冷如霜:“你們這群混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