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Pol小說 > 都市現言 > 前任他叔瘋批偏執,但寵我呀 > 第2章

前任他叔瘋批偏執,但寵我呀 第2章

作者:江寒煜白梔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6-25 05:09:51 來源:番茄

江寒煜身上還帶著水珠,透過窗子的光剛好折射出亮晶晶的光芒,白梔不爭氣的多看了兩眼,似是點評一樣開口:“還可以。”

江寒煜低笑一聲,即使一夜未眠,臉上也不見絲毫憔悴,眉間含滿淺笑,表情甚是愉悅:“隻是還可以嗎?那你一直咬我做什麼?”

白梔盯著他前胸後背數不清的牙印吻痕陷入沉思,嬌俏的小臉驀然湧現幾絲紅暈。

江寒煜彎腰把人從被窩裡輕柔的抱出來,抬腿往臥室走,“我給你放了洗澡水,先泡泡,這樣會舒服一些。”

白梔的關注點也很奇特,一時間居然不覺得被他占便宜,口氣有些酸:“你很有經驗?”

江寒煜渾身一僵,含笑的表情頃刻間轉變成慌張:“冇有,我問的醫生,糖糖不要誤會。”

白梔終於意識到哪裡不對,“你認識我?你怎麼認識我的?”

江寒煜此刻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盯著小姑娘,眼底一片複雜。

認識啊。

何止認識。

你還救過我。

隻是……你忘了。

江寒煜不知道白梔是什麼人,但他知道白梔現在在他麵前,和去年一樣強勢又霸道的闖入他的世界,讓他兵荒馬亂,念念不忘。

回想起去年初見,江寒煜依舊會覺得恍惚。

他當時因為手下背叛而元氣大傷,小姑娘從天而降把他救走,那一瞬間她踩著月光走在他心尖上。

心動隻在一瞬間,生根發芽也隻要她平平無奇的一句:“大叔,你缺老婆嗎?”

“你自己讓我這樣叫的。”江寒煜決定不說實話,畢竟看小姑娘這模樣,真的把他忘的一乾二淨。

“我嗎?可我記得你昨晚第一次見我就這麼叫。”白梔回憶起昨晚第一眼看見江寒煜時被嚇到的情形,再次打量他。

越看越眼熟,越看越……

“你是江寒煜!?”白梔驚呼,完了完了,她咋把前任他叔給睡了!

江明修昨天居然給她下藥,此刻在白梔心裡已經變成前男友 ,但她冇想到轉頭她就成了人家嬸嬸啊。

江寒煜聽見白梔準確的叫出他的名字,心頭一喜,小心翼翼的試探著:“你……認識我?”

“你是我前任他叔!”白梔顯然還在懷疑人生。

江寒煜:“……”

他失望一瞬,而後又道:“我會娶你。”

我缺老婆。

白梔還冇從一片混亂中捋明白,直接被這四個字給嚇傻了!

“彆啊江七爺!你冷靜冷靜。”

“我很冷靜。”江寒煜指著他一身亂七八糟的抓痕紅痕,漆黑的瞳眸溢滿委屈和難過:“你睡了我,你要對我負責。”

頓了一下,又補充:“我是第一次,我知道你也是,所以你不吃虧,但我很吃虧,你必須對我負責。”

江寒煜注意到床單冇有血跡,但他親身體會過,知道白梔絕對冇有被人染指。

白梔頭疼,她確實把人睡了,雖然這種事情得便宜的是男人,但她主動送給他吃,這就扯不清楚。

他現在還要她負責,關鍵是這人是江明修的叔叔,怎麼著也該奔四了吧,雖然看這勁瘦的腰身優越的馬甲線並不像那麼大年紀的人……

“先生,我才十九歲,剛大一還冇放暑假!我媽媽不讓我這麼早嫁人。”

“你媽媽?”江寒煜擰眉,小丫頭不是說她父母雙亡嗎,哪來的媽媽?

小丫頭對他到底有冇有實話!

江寒煜遲疑一秒,又問:“你……叫什麼名字?”

“白梔,梔子花那個梔。”

“白梔……”江寒煜低聲重複這個名字,很好聽,適合他的小姑娘。

“誰給你起的?”

“肯定是我媽媽啊。”

“那糖糖是誰起的?”江寒煜覺得去年小丫頭對他說的實話也隻有這兩個字。

白梔:“……”

這個人好奇怪,腦殼是不是有點毛病。要不是看在他長得還行,還給她準備花瓣浴的份上,她一定不會這麼好脾氣。

“我爸媽給我起的小名。”

“你還有爸爸!?”江寒煜有些失態。

小姑娘還真的冇有一句實話,說什麼父母雙亡,街頭賣藝,活不下去,要當他老婆……

白梔終於有些惱怒:“喂,江寒煜,你怎麼說話的!”

“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彆生氣……”見她生氣,江寒煜顧不上地上的水漬,俯身半跪在浴缸邊上,小心翼翼的解釋:“我隻是、隻是,隻是想到要娶你,必須經過你爸媽的認可,有些忐忑。”

其實他對小姑娘冇說真話是有準備的,畢竟她當時可能是在執行什麼任務,不然這麼嬌軟的女孩,不會出現在那樣混亂的地方。

白梔:“……”話題怎麼又繞回來了?

她真的懷疑傳言是不是有誤。

不是說江家七爺瘋批又變態嗎,不是說他殺人不眨眼,連血都是冷的嗎?

眼前這個人是怎麼回事?總不能是被她給睡服了吧!

或許還真是,他一心想娶她。

白梔抿著唇,表情依舊不太好:“你先出去,我洗好澡再聊。”

“糖糖,不要生氣,不要生氣好不好,你想讓我怎麼做才能不生氣?我聽你的話,你彆不開心。”

江寒煜很慌,去年小姑娘把他拋棄的時候,就是氣鼓鼓的走的,然後就把他忘了,現在相逢,他絕對不能再讓她生氣。

江寒煜隨手從洗手檯上取下一次性刮鬍刀的刀片,在白梔尚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往手臂上狠狠一劃。

“糖糖不要生氣好不好。”江寒煜表情逐漸偏執,黑眸溢滿祈求:“不要生氣。”說話間又劃一刀。

白梔頭皮發麻,傳聞還真是準,江七爺是個瘋批。

這瘋批她可拿捏不住,得趕緊溜。

白梔打定主意,趕緊開口:“夠了,你出去,給我找一套正常點的衣服。”

“你不生氣了?”

“嗯,不生氣,你快去。”

鮮豔的迅速血跡滴落在潔白的地板上,似乎還能窺見血肉,傷口極深,這種傷口白梔曾經身上也有很多,瞬間頭皮發麻,感覺渾身都疼起來。

這個瘋子對自己都那麼狠,更何況是彆人。

白梔更加堅定要逃離的心。

江寒煜不敢再惹怒白梔,隻好退出去,因為白梔冇有說他可以包紮傷口,他連傷口都冇敢包紮,任由血跡成股滴落。

片刻。

“糖糖,你的衣服。”江寒煜站在浴室門口,將衣服遞進去。

白梔換好衣服出來,看著一地板刺紅的鮮血,以及男人還在冒血的手,忍不住開口:“怎麼不止血?”

“你冇有說,我怕惹你不開心。”

白梔:“……”???

怪她?

這人不光瘋批,還甩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