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Pol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三百四十二章:交鋒

花繞淩風台 第三百四十二章:交鋒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7 22:52:59 來源:言情API

葉琴涯怒喝了一聲,雙手一抬,一朵巨大無比的輪迴之花在戰場上赫然出現,泛著不可思議的熾熱紅芒,在密集的雨霧中急速綻放,像是彙集天地靈氣於一身,每一片花瓣分裂出來,脫離了花的本體,密密麻麻的鋪滿了天空,化成一條條泛著紅光的紅線,那紅線像是蔓延到了未知的虛空,化作一條條通往無數大千世界的道路。

輪迴之花的出現,美麗無比卻又陰冷無比,尤其是那一條條紅芒,勢如空中熾日所爆炸而形成的無邊殺氣,將整個血域魔潭都籠罩在了其中。

眾人隻覺一陣神思晃動,目眩神搖之中,魂魄彷彿已被那萬縷紅芒所纏縛住,硬生生的從他們身體中拉走,不少體質武功較為差一點的,皆因這紅芒的出現而頹然倒地。

葉伏筠看著她的哥哥,眼中出現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因為這是她們無啟族輪迴之花的最高境界,一花一世界!

從一朵花中就可以看到三千大千世界。

她冇想到他將自己封印了三百年,竟可以修煉到如此程度,她更冇有想到,為了複活一個已死的人,她的哥哥可以狠下心來將自己封印三百年。

那是三百年的不見日月啊!

這時,隻見葉琴涯手一揮,那些縱橫交織的紅線揮舞了起來,密密麻麻的朝葉伏筠纏縛而去,葉伏筠提掌相對,一朵黑色的輪迴之花從她的掌中飛出,無儘的黑色魔氣化作一條長鞭朝那些紅線直衝而去。

“你!去!死!”

葉琴涯看了她一眼,從牙縫中狠狠的吐出了這三個字,渾身殺氣騰騰,麵目肌肉扭曲,猙獰無比。

無數紅芒和那條泛著黑色魔氣的長鞭撞在一起,黑鞭立即潰散,天地之間,便又隻剩下了那耀眼的紅,紅芒瞬間又凝聚成了一朵花,閃爍著璀璨光芒,越來越盛,像是無數雷聲轟鳴,震動天地,如遠古天神發怒一般,衝了下來,直向葉伏筠打去!

葉伏筠全身被黑色的真氣包裹著,衝上了天空,手一抬,血潭裡的水瞬間激起數十丈高,形成了一堵厚厚的水牆,隨著嘩啦一聲巨響,水潭之中翻湧起了一股巨大的水浪,滾湧著朝那朵輪迴之花翻騰而去,似要將它澆滅一般。

巨大的衝擊力,巨大的爆發力,直接將水柱凝成了一支支水劍,水劍四處爆開,閃著黑色的光,朝葉琴涯衝了過去。

葉琴涯凝視著那一支支朝他衝來的水劍,掌力一凝,在他的身前結了一個手印,水潭中的水被硬生生的提了起來,亦在他身前結成了一堵水牆,厚實的水壁一字排開,水劍叫囂著狠狠的衝擊在水壁上,直接被衝散,嘩啦啦的落在血紅的潭水中。

隻見他衣袖輕拂,在他的身後,火陽訣的炙熱真氣化作驚天巨潮鋪天蓋地而來,那朵輪迴之花再一次在烈焰中盛放。

所有人都看傻了,幾乎冇有人能形容出這場對決,這場對決已經超越了太多人對武學的認知。

“他們……還是人嗎?”

這時一陣驚呼聲從那三千士兵的陣營中發了出來,此時根本無人敢上前,這樣的對決,若是誰敢貿然上前,便會立即死在他們二人對戰時所產生的真氣餘波之下。

“哥哥,我是阿筠啊,你當真對我那麼無情!”

葉伏筠慌忙凝聚全身的功力抵擋,仍是徒勞,她被那朵花衝擊得倒退了無數步,堪堪的落在了地上,踉蹌了好幾步才勉強站穩,臉上的麵具發出哢嚓一聲輕響,裂開了。

一張老得已經不成樣子的臉就那樣暴露在眾人麵前!

像風乾了的橘子皮,佈滿瞭如溝壑一般的皺紋,上麵還有著一塊塊深褐色的老年斑,一雙眼睛渾濁無光,像是在太陽底下暴曬了兩天的死魚的眼睛,嗓子更是嘶啞難聽。

究竟是要經曆多少歲月,才能讓一個人老成這副模樣。

葉琴涯看著她,彷彿已經認不出來她。

葉伏筠驚叫了一聲,慌忙去捂自己的臉,她冇臉見他,三百年過去了,他依舊儀表堂堂,俊朗不凡,甚至比當初還多了幾分威武霸氣,可她卻已經年華老去,變成了一個人見人怕的老嫗。

她現在的容顏連她自己看了都覺得噁心,更何況是他。

她又拿什麼去跟那貌若天仙的少女爭。

“哥哥!”

她又叫了一聲。

葉琴涯冷眼看著她,說道:“我不是你哥哥!”

葉伏筠愣了一下,慌忙撫摸著自己的臉,說道:“哥哥是嫌我變醜了,不肯認我了嗎?”

葉琴涯十分冷漠的說道:“你是醜,但你的心更醜,你以為我不知道你這些年乾了什麼嗎?”

葉伏筠衝他吼道:“我做什麼都是為了你啊!”

葉琴涯看著他,眼神裡全是難以言說的噁心:“你忘了,我們早已恩斷義絕了!若不是你來打擾我們,靈邪根本就不會死!”

葉伏筠哈哈的大笑了起來:“好一個恩斷義絕啊!那我這些年算什麼!我找了你三百年啊。”

葉琴涯正欲開口說話,便見一支金色的箭朝他們射了過來,遠處一名少女正揮動著手,控製著那支箭,葉伏筠顯然也知道那支箭的威力,一掌便將那支箭隨手拍開。

兩人一前一後越過了他們,化作兩道殘影,落在了小山之上,相繼從那小山口跳了進去,葉琴涯的神色一凝,怒喝了一聲,全身一動,瞬間消失在眾人麵前。

葉伏筠正欲跟上前去,便見一少女操控著鳳鸞箭從遠處掠了過來,口中大喊道:“老妖婆,我今天要殺了你,為我爹和爺爺報仇!”

葉伏筠冷哼了一聲,眼中全是殺機:“臭丫頭,不自量力!”

眨眼那禦箭的少女便來到了她的麵前,手中的鳳鸞箭隨著她的動作,朝著她左右衝殺著,葉伏筠一拂袖,強大的勁力散發而出,咬牙道:“你爹和你爺爺都不是我的對手,憑你這乳臭未乾的臭丫頭也想傷我,簡直是找死。”

強悍的勁力朝那少女衝了過去,將她擊得倒飛了數尺遠,鳳鸞箭也嚶鳴了一聲,被重重的拍到了一旁,少女驚呼了一聲,一道紅色的人影從她身後掠到,伸手接住了她,帶著她落在地上。

風聆扭頭一看,接住她的人是縹無,見葉伏筠也轉身朝那小山的方向飛了過來,急聲道:“快攔住她。”

縹無急忙施展輕功跟了上去。

葉伏筠大喝了一聲,“孤影,替為師攔住他們。”

說罷,她再也冇管身後的人,一門心思的朝著葉琴涯消失的方向掠了過去,雖然她完全可以殺了他們,可那樣的話,勢必會阻擋她的腳步,她絕不會,也決不允許那個女人被複活過來。

她得不到的東西,彆人也彆想得到!

葉孤影出現在了縹無的麵前,攔住了他的腳步。

縹無看了她一眼,憤怒道:“你妹妹在裡麵,她有危險你不知道嗎?”

葉孤影掃視了四週一眼,說道:“你以為,你們帶來的這些人就不危險嗎?”

這時,風聆謝虛頤還有小葉三人從後方趕來,風聆見她攔著路,二話不說,就要動手,縹無阻住了她,問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你們未經許可,帶著那麼多人闖入了瀧日國的領土,你以為今日瀧日國會讓你們安全離去?”

縹無聞言,看了看四周對他們虎視眈眈的人,其中瀧日國自然與他們是死敵,瀚海國未嘗不是,而浩垠國一向親近瀧日國,若是他們真的全部都進入了那座山裡,那他們帶來的陣營勢必會成為眾矢之的,很有可能全軍覆冇。

他看了一眼他們的陣營方位,又看了看瀧日國和瀚海國的方位,寒戰天身旁立著的是號稱武林四大家之一東方家的家主東方寂,家傳絕學乃為狂風吟,實力深不可測,而那位瀚海國的顏王身邊則立著一個文士,隻見那人一襲儒袍,頭戴方巾,看起來頗有些儒雅,可目光卻炯炯有神,一直在打量著整個戰場,他突然就反應過來那是什麼人了,那必是號稱武林四大家最後一家的宇過天破宇家,家傳絕學為詭雲掌,同樣是一個不好對付的人。

他快速在心中衡量著,這麼多人跟著他們前來救人,相當於把命交給了他們,他們又怎可以棄之不顧,他咬了咬牙,看向了謝虛頤,說道:“謝兄,勞煩你跟我一起回去堅守陣地。”

謝虛頤看了那座小山一眼,眼中不無擔憂,卻也明白不能將自己的後背完全露在敵人麵前的道理,隻得點頭。

這時,葉孤影看向了風聆,問道:“你手中的箭,是可以殺死她的對嗎?”

風聆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她口中的她是指葉伏筠,疑惑的抓了抓頭,點頭嗯了一聲。

“跟我走!”葉孤影用著不容拒絕的語氣說道。

風聆雖然不解,但還是乖乖的跟著她走了,兩人也直奔那座小山而去。

遠處,一直觀望著的寒戰天臉上露出了冷肅的神色,說道:“那丫頭有問題,國師,冰冽,你們前去看看!”

東方寂和冰冽點了點頭,剛剛掠下高台,便被謝虛頤和縹無一左一右的攔住,說道:“兩位,還請回去吧!”

小葉則看著高台之上的寒戰天,眼中全是殺意,全身更是泛起了淩厲的劍意。

冰冽和東方寂見此情況自然不敢再輕舉妄動,隻好退回去保護寒戰天。

少了葉伏筠和葉琴涯的壓迫,所有的士兵仿若如夢初醒,紛紛憶起自己的職責所在,這邊瀧日國又開始嚴陣以待,雲隱國與月淩州來的人見狀,紛紛趕到了縹無等三人的身邊,攔在了瀧日國與那座小山之間,齊刷刷的亮出了手中的兵器,氣勢無比淩人。

瀧日國的士兵也做好了衝殺的準備,隻待一聲令下便可以衝鋒陷陣,與他們來一個你死我活,可不知為何,那個進攻的命令居然遲遲未下,誰也不想做先動手的那一個,戰場就這樣僵持了下來。

反倒是,那座小山裡麵頓時又傳來了聲聲厲響。

蕭惜惟和月弄寒一前一後的從那山口落進了一個石窟中,石窟裡紅光閃爍,石窟的石壁上都亮著一道道紅色的符篆,無儘的血色霧氣繚繞其中,散發著刺鼻的腥味。

兩人急急的往前走了兩步,便看見前方不遠處被一束白光籠罩著,一個紅衣女子站在那裡,怔怔的看著白光裡麵。

蕭惜惟心中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急忙衝了過去,便看見白光裡是一個無比巨大的青銅祭壇,祭台之上平躺著一個女子,她雙目無神的望著天際,兩顆靈珠懸浮在她的上方,身下是一個古老的圖騰,那圖騰在急速的旋轉著,每一條紋路都像是鮮血在裡麵潺潺流動。

“汐兒!”蕭惜惟心疼的驚叫出了聲,正欲衝過去,誰知,有一個人更快的越過了他,搶先一步抱住了那個女子。

是葉琴涯。

隻見他將那女子摟在懷中,目光淡淡的瞟向了麵前的男子,說道:“你們誰也彆想碰我的小邪兒!”

蕭惜惟上前一步,憤怒道:“什麼小邪兒,那是我妻子,你快放開她!”

葉琴涯愣了一下,目光凝聚起了怒意和殺意,厲聲道:“你就是玷汙了小邪兒的那個男人?”

蕭惜惟咬牙,身上亦是掩蓋不住的殺氣,說道:“你再抱著我妻子說這種話,我定叫你死無全屍!”

“很好!”葉琴涯低低的笑了一聲,說道:“你今天可以死了!”

“你要慶幸,你是這三百年來第一個死在我手裡的人。”

說罷,他帶著懷中的女子一躍而起,快如閃電的朝蕭惜惟攻去,那一掌霸道無比,帶著開天辟地一般的威力。

蕭惜惟見狀,身形一晃,手一抬,萬千劍氣衝向了他,石窟裡頓時被淩厲的劍氣衝擊得石屑亂飛。

誰料葉琴涯竟看也不看那些劍氣一眼,仍是一掌遞了過去。

劍氣潰散,蕭惜惟被那一掌震退了兩步,單膝跪在地上,嘴角緩緩的溢位了一絲鮮血。

而葉琴涯則淡淡的收回了掌,訝異的看著自己的手臂,一道血痕順著他的衣袖流了出來,他自言自語道:“居然可以傷我,年紀輕輕便有如此造詣,實在是難得,怪不得小邪兒能看上你,可惜啊……”

說罷,他的目光變得淩厲,再一次出招:“你今日註定要死在這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