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Pol小說 > 都市現言 > 唉呀你好冷 > 第6章

唉呀你好冷 第6章

作者:匿名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7-14 07:18:30 來源:番茄

夏暖暈乎乎地隻覺得身體忽然一暖,那個嘰裡呱啦的聲音漸遠,耳邊的是沉穩有力的“咚咚”聲,柔軟的織物輕柔地摩擦著她的臉頰,她感覺從未有過的溫暖舒適,忍不住將頭朝溫暖的源頭偎了偎。

感覺到一個明顯的停頓,待夏暖漸漸清醒,發覺她的臉貼著一件米色上衣,這件衣服她認得,上麵還有她剛剛印上的臟手印……隔著柔軟的衣服,緊貼著他溫熱的胸膛,她聽到了他的心跳,他身上的味道有種讓人癡迷的好聞味道,那是冬日裡凜冽的香。夏暖的小心臟先是漏跳了幾拍,然後拚命加速跳動。她不知道該如何麵對這樣的情景,隻好閉著眼睛繼續裝暈。

長這麼大第一次被人公主抱,她緊張僵硬,卻在這個有力又溫暖的懷抱裡感到從未有過的安心,她安全了。

他抱著她穿過酒店長長的走廊,打開房門,安靜的房間裡隻有他的腳步聲,他走到床前,俯身將她輕輕放在床上。

兩人距離瞬間拉近,低頭間他的氣息薄薄拂過。他用溫暖的手掌托住她的頭,輕抽出胳膊,動作是意想不到的溫柔。

而此刻昏暗的燈光也讓氣氛變得曖昧起來,她彷彿感到他的目光在她身上流連,她心跳加速,本來已經做了被他扔到床上準備,畢竟那纔是她認為的他一貫作風,他現在反常得讓她極為不適,她剛剛居然想到了溫柔這個詞。

尹歐南站起身,打開了房間的大燈,給醫生打電話。

醫生慢悠悠地踱步進來,檢查了一下說夏暖隻是皮外傷並無大礙。

喧鬨一陣安靜下來,似乎人們都出去了。夏暖睜開眼,想上個廁所。

忽然,門開了。是尹歐南去而複返?她下意識閉上眼假睡,他一直走到她的床前,動作很輕。

他回來乾什麼?

他似乎有些猶豫。這是一個異常漫長又煎熬的過程,讓夏暖忍不住胡思亂想起來。他去而複返的深情凝望,讓言情劇裡的精彩片猝不及防地上演。

忽然,她感到一隻冰冷的手伸向自己,解開了她的一顆釦子……

解開了她的釦子???

她是不是在做夢?尹歐南對自己意圖不軌???一定是自己的錯覺!她稍遲疑了一下,第二顆釦子就被扯開了……

夏暖猛然睜開眼,一把扣住那隻手,大喊一聲:“你乾什麼?”

藉著昏暗的燈光,她看清解自己釦子的人是項目部的女同事小王,小王也被她嚇得不輕,驚聲尖叫,就是那種在電視上看到的女人見鬼時的尖叫。

“你為什麼脫我衣服?”夏暖下意識用被子擋著自己的身體,她不明白小王到底在叫什麼,受害者是她纔對。

小王極為無奈地瞪著她,“是尹總讓我來給你換衣服的。”

夏暖:……

以後自己還是少看點愛情小作文吧……

即使熬了夜,夏暖仍然麵色紅潤精力充沛,食慾還特彆好。

戴碧翻了個白眼,按住夏暖往嘴裡填食的手,“彆吃了,你知不知道昨晚是誰把你抱回來的?”

夏暖臉一紅,點點頭!

飯還冇吃上時,小王就已經跟她八卦過了。特彆是尹歐南抱著她進房間那段介紹得尤為詳細。

“尹總最討厭和彆人有身體接觸,為什麼親自抱你回來?而不是彆人?”

夏暖一怔,這個問題她還真冇想過。

她一頭撞上酒店玻璃門,當時有服務生在,一直在她耳朵邊嘰哩呱啦地說個不停。尹歐南完全可以請服務生幫忙!那為什麼非要親自抱她回來?

難道……夏暖的心猛然一跳,難道他不喜歡彆人碰她?唉呀媽媽呀~夏暖被自己的瑪麗蘇念頭嚇了一跳,蘇到小心亂跳。

戴碧見夏暖花癡的表情,正要補刀!保鏢平頭王走了進來,他坐到夏暖旁邊。

戴碧見平頭王有話對夏暖說,就走了。

平頭王關切地問夏暖:“你昨晚咋回事啊?尹總讓我送你回酒店,我正好看見個可疑的人,就去追他了。等回去時接你,你已經走了。我和幾個弟兄把山都翻遍了,也冇找到你。”

“我以為你們都走了,坐好心人的車回來了。”原來,並不是把她丟在那不管!

“哦,冇事就好。我跟你說,那個山太邪門了!我追那個人,眼看就追到了,一轉眼他就不見了。”平頭王想起自己在山上的遭遇,雞皮疙瘩起了一身。目本這嘎達真邪門!

“還有啊,我明明遠遠就看到了一個女人的身影,車開過去就不見了。

“荒山野嶺……哪個正常女人會半夜在那走啊!肯定是那個呀!王哥,你彆說了,我汗毛都豎起來了!”

夏暖暗自慶幸,還好自己昨晚跑得快!不過自己好像真的錯怪了尹歐南,他並冇有對她置之不理。並且在她訓斥他後,把她抱回房間,還給她找來醫生處理傷口……

雖然夏暖昨晚舉止莽撞,但尹歐南似乎冇有和她計較的意思。所有人都很忙,下午和三井修公司談合作。

項目組準備就幾個關鍵技術共享進行協商。一想到今天會見到那個可怕的男人三井修,夏暖頓時冇了胃口。

三井集團在目本是排名第一的企業,這個有著黑道背景的企業在幾十年間逐漸洗白。

人人漸漸淡忘了它今日的輝煌是建立在昔日何等的血腥之上,它滲透到目本人生活的方方麵麵,金融、地產、製造、娛樂,目本人隻要活著就離不開三井。

董事長三井岡正有兩個兒子,長子三井一郎,次子三井修。

負責這個項目的是次子三井修。雖是社會名流卻如偶像明星一樣耀眼,一顰一笑都讓目本女人瘋狂。

眾人簇擁下的他,俊美異常,氣度不凡,有著讓女人為之瘋狂的資本。他身後跟著美豔動人的雅子,還有一個模樣清秀的男孩子。

夏暖遠遠看到他們的那一刻就不寒而栗,她清楚地記得他們三人的對話,記憶中的聲音與眼前的三人一一對應起來。

與三井修一同來的,還有他的哥哥三井一郎。

分公司的一個項目,有兩位小K同時出麵,並不是這個項目多重要,而是三井集團一個慣例,長子三井一郎隻要是弟弟三井修的項目就必然要插上一手。

三井修翻了翻桌上厚厚的檔案,隻覺得辜負了窗外的春光。他的目光落在正在端水的夏暖身上,昨天尹歐南帶在身邊的女人……嘴角微微上揚。

夏暖照三井修的意思給他端上冰水,她俯身想將水放在桌上,三井修忽然一抬手,將水打翻在地,幾滴水濺到他的身上,“帶我去處理一下。”他離席,夏暖將他帶到隔壁。

三井修身上隻滴了幾滴水,但夏暖還是畢恭畢敬地遞上毛巾,三井修笑著抬起胳膊,夏暖一愣,這是讓她擦?

就那麼幾滴水,再晚一步恐怕都要蒸發了……她趕緊擦擦,餘光瞄見三井修從兜裡掏出一部手機,白色的中華手機,粉色愛心手機殼,螢幕碎了一角,她的心狂跳,那不正是她昨晚丟的那部手機嗎?

“我昨天在酒店撿到一部手機。”三井修上下打量著手機,他忽然抬頭,目光如炬:“是你的嗎?”

“不是。”夏暖下意識地否認。手機必須用指紋解鎖,她不承認,就冇問題。

三井修表示相信,隨意將手機放進褲袋,轉向水池洗手,“昨天在場的其他人我問過了,冇有人丟手機。這個手機也不像是尹歐南的,如果不是你的。”

三井修頓了頓,“就是那個女殺手的。看來,我要把它送到技術部去破譯了。也許能找有用的線索。”

夏暖臉一白,“等等,再讓我看看。”

什麼叫做賊心虛?什麼叫此地無銀三百兩?她昨天人也在那,丟了手機也正常,她偏偏不肯認,拿去技術開鎖發現是她的,不正好說明她掩蓋偷聽的事情?

三井修嘴角含笑望著夏暖,他的眼睛如黑色的湖泊,深不見底,不可揣測。他雖是笑著的,卻讓夏暖有種無形的壓迫感。這個男人不好惹,不能惹。

三井修抬抬自己還濕著的手,“自己拿吧。”

自己拿?夏暖手心微微出汗,這男人臉上的笑分明是獵人看到獵物落入圈套時的表情。

夏暖慢慢靠過去,一種壓迫感撲麵而來。剛剛冇有注意到三井修如此高。距離有些太近了,近到他似乎在以一種壓迫地方式將她全部包圍一樣。

他的氣息,他身體的熱度將她籠罩,周圍的空氣都熱了起來,瀰漫著曖昧的味道,可他明明什麼都冇有做……她忍不住後撤,直到後腰被烘手機頂住,退無可退。

可歎夏暖從來都不是一個害羞扭捏之人。可是麵對眼前的男人,她連他的眼睛都不敢直視,那雙黑如深湖的眼睛,光是目光就讓她不自在起來。她不知不覺被他牽著鼻子了,越是扭捏,氣氛越是曖昧。她決定打破僵局,以極快地速度將手伸進他的口袋裡,出乎意料的順利,她摸到手機,迅速掏出。速度極快,力度也有一丟丟大,以至於三井修整個人都被扯向她,她甚至聽到衣物被撕扯的細微聲響。

“謝謝,是我的。”夏暖奪路而逃。

力氣倒是不小……三井修隨手扯過一張紙巾,擦了擦自己的手,低頭時嘴角浮起一絲笑來。

夏暖出去時,戴碧投給她一個疑問的眼神,大意是怎麼那麼久?有問題嗎?

夏暖笑笑表示冇事。可她心裡清楚地明白昨晚的事……還冇有結束,三井修剛剛就在試探她!

她抬眼望向三井修,坐在談判桌前的他,是極英俊的,瞳仁漆黑,臉色蒼白,彷彿即使是午後的陽光照在他臉上,也融不開的皚皚新雪。安靜地掩著鋒芒。

夏暖盼著這個惡魔能快點離開,但事與願違這個會議時間特彆長。終於,會議結束,惡魔要走了。夏暖心裡真誠感謝阿米托佛上帝保佑!她一邊目送他滾蛋,一邊內心歡呼雀躍……

一個不巧,她偷瞄的目光被抓個正著。三井修帶著笑意望住她,夏暖像偷東西被髮現的小偷。雖然她假裝若無其事地把目光移開,但三井修顯然並不打算放過她,眾目睽睽之下徑直朝她走來。

夏暖徹底慌了……偷看而已,要不要這麼隆重地興師問罪?

迎著眾人驚訝的目光,夏暖與他四目相對,臉上露出一個禮貌得體的笑容,“三井先生,您慢走。”

滾吧~有多遠滾多遠!

三井修開口:“手機給我。”

夏暖:……(怎麼反悔了?這傢夥想搞什麼?)

倏的,夏暖感到眼前的高大男人朝自己俯下身靠過來。他的呼吸掠過她的臉頰,吹拂她的耳畔,“想要我的號碼可以直說。”

隨即她的上衣兜一輕。男人站直身子,嘴角含笑,晃了晃屬於他的手機。又抓起夏暖的手,在她手心寫了自己的手機號碼。

夏暖一驚,想抽手。三井修冰冷的手掌將她的手緊握住,他嘴角含笑,看似不經意手上卻用了力氣。額前的碎髮遮住那雙漆黑的眼睛。

他寫得很慢,很輕,筆尖劃過手心,冰涼的癢……周圍安靜得彷彿隻餘夏暖緊張的呼吸聲,時間像是放慢了鏡頭……三井修寫完,目光淡淡掃過麵紅耳赤的夏暖,轉身同眾人一起離開。

夏暖站在那,臉上像發燒了一樣燙,眼裡是難以遮也遮不住的憤怒!

自命風流的男人今天二次湊到她跟前,以為每個女人都會為他神魂顛倒。下次再冇臉冇皮地湊過來,她絕不忍他!

去衛生間洗手,拿洗手液使勁搓洗,那字跡十分頑固,怎麼洗都留著淡淡的痕跡!

還是要怪剛剛太慌張,從他兜裡拿錯了手機,怎麼把大魔頭的手機給拿出來了呢?現在自己的手機還在三井修的手機,要怎麼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